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关于午夜赌场 > 正文

午夜赌场;我们送他去学了围棋

admin 发表于2018年8月4日 15:16


大家好,我叫沈龙元,今年32岁。下面是我的故事。
很多朋友说,哇,沈龙元你这几年干嘛去了?杳无音信啊。其实我一直在踢球啦,现在效力于中乙球队上海聚运动。
至于我从大家视线中消失的这几年,到底都去干了些什么。看完这篇故事,大家就知道了。这个故事,很长很长。

我儿子今年上小学一年级,他精力旺盛太爱动了,每天就是蹦蹦蹦,从床上蹦到地上。如果在上海这个地方要两个我儿子这么活泼的小孩子,那真是要疯啦,疯啦!
为了能让他静下来,我们送他去学了围棋。也算学得有模有样吧,已经考到业余八级了。
本来我想送儿子去踢球,但老婆比较爱护孩子,不是那么支持。“磕了碰了怎么办?你看你自己都一身伤。”其实,这都是很正常的啊,男孩嘛。对老婆的意见我绝对接受,毕竟以我的职业经历确实难以说服老婆让儿子踢球。很多事情上我老婆都比我有远见,她能看到4、5、6的时候,我最多看到1、2、3就不错了。(我会说我是怕老婆么?)

不过我还是偶尔偷偷带儿子去朋友开的训练班踢球,就是一帮小孩子追着球乱踢,培养兴趣为主。别说,儿子还是有那么点天赋,毕竟基因在这呢。(你们以为我铺垫这么多儿子的段落为啥,重点当然是这句啦。)
儿子虽然还小,但是已经会做选择了。问他喜不喜欢下围棋,他说喜欢。问他喜不喜欢跳舞,他说不喜欢,“那是女孩子玩的”。
一次偷着带儿子去踢球,有人问他:“你妈妈不是不让你踢球嘛?”
“我喜欢踢足球,我爸爸是教足球的。”
那个瞬间,我鼻子有那么一点酸,我问自己,“沈龙元你喜欢踢足球嘛?”“喜欢啊。”“那你为什么在还能踢的年龄就干起了青训?”
那是2014年,我无球可踢。29岁却无球可踢,既有我自己的原因,也有很多客观原因,而那些客观原因真是让人“无fuck说”。

2011年,结束了与申花的七年情缘,自由身的我转投恩师吴金贵麾下,加盟了杭州绿城。那时候的绿城算得上一支劲旅,还拥有当年亚冠的参赛资格呢。

虽然那时候的我也是喜欢踢球的,但加盟绿城有很多务实的考量。这里有了解我的教练,有我熟悉的队友,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能让我好好踢几年球。在申花的最后一年,因为种种原因我只踢了7场比赛,我并不怕竞争,但我怕连竞争的机会都没有。绿城挣得不多也不少,在绿城好好踢几年,我就能攒钱给家人买套房,让他们有点安全感。
足球于我,首先是职业。那么赚钱养家就是选择球队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。可能我对足球的爱,在那个年纪被浑浊的世事磨砺得不再纯如少年,可又有几个人真能毫不考虑个人得失而为足球献身呢?
绿城那一年我踢得不算差,作为球队主力,没有伤病时几乎场场不落,数据不算抢眼但也凑合,记得我还绝杀了山东鲁能。亚冠小组赛上,我们还曾主场战胜了名古屋。

可第二年球队换了主教练,冈田武史在转会期的最后时刻决定裁掉我。当时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,这让我多少有些被动。仓促间我选择加盟了中甲球队重庆FC,故事和事故从此一起开始。

彼时的重庆力帆也还在中甲,由于力帆当时成绩起起伏伏,还传言力帆集团可能撤资,重庆市政府牵头成立了重庆FC。这是一支在市政府支持下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球队,甫一出生就光芒万丈——我们毫无理由的把力帆挤到了郊区,重庆奥体中心成为了我们的主场。
这支从中乙冲上来的球队,原本计划两年内冲超,所以才找到了我。除我之外队内还有一名中国球迷很熟悉的外援,两度效力于北京国安的小马丁。

天有不测风云,政府支持的球队有时也会出问题,尽管概率要远小于私企赞助的球队,但偏偏让我们赶上了。莎士比亚说:“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儿。”(好吧,我承认这句话强行移花接木了)
我加盟重庆FC没多久,立军就出走美国总领馆了。随后原本壮志雄心的重庆FC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萎了。虽然没有轰然倒塌吧,但树倒猢狲散的架势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,关于球队外迁的传言不断。钱就是这么多钱,注定不会有人再追加投入,花完了,大家一起完蛋。
那时我是想好好踢的,因为我从中超下来本就是为了打回去,为了证明自己。再说我很清楚平台的重要性,我不希望球队降级,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身价大跌。那会的中甲和现在的中甲简直不是一个赛事,那时候的中甲如果有人花1亿元买个内援,所有人都会说:“脑子瓦特啦!”(上海话,脑子坏了)所以如果不能保住中甲资格的话,不仅俱乐部会烟消云散,我们每个人也可能会陷入困境。
中国球员虽然也是有差距的,但除了最顶尖的球员外,谁又比谁能差得了多少呢?很多时候是球队好你就好,球队不行了你也就不行了。不让上外援的足协杯,中超球队再派个半主力阵容,踢中乙球队也是很费劲的嘛。
可是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啊。2013年,在我加盟两年后,重庆FC还是从中甲降级了。

人成熟的标志之一,是懂得取舍会做更理性的选择了。比如,深秋了你妈还没提醒你,你就知道主动穿上秋裤,而不是要风度不要温度。这就是成熟。
也许那时候我还不够成熟,所以做了一个不穿(够)秋(理)裤(性)的决定——待业。

重庆FC降级后,也有不少中甲球队来找我。因为球队降级了,所以找来的俱乐部开出的薪水都大幅度缩水。那时候我还是有点年轻气盛,总觉得这样去了掉身价。没想到犹豫来犹豫去,最终错过了第一个转会窗口。第二个转会期时,因为参赛证没有办好,直接导致全年无球可踢。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正好相反,往下的通道速度比复兴号高铁还快。但如果你想从底下再打回来,比登天还难,尤其是在一整年没有踢正式比赛的情况下,尽管一整年我都在坚持跟随其他球队训练。
待业一年后,2015年我加盟了一家业余俱乐部。

加盟一家业余俱乐部,我依然有现实考虑,我要赚钱养家。但我也绝不只是为了赚钱,毕竟干干青训也能赚钱,我不想在自己还踢得动的情况下提前“退役”。
踢了一年业余足球后,2016年我加盟了中乙球队上海聚运动。
现如今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似乎让人忘却了前几年的萧条,其实职业球员在此之前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很多球员落得一身伤病,也不一定能在退役时买得起一套安身立命的房子。
所以加盟杭州绿城时,我对着采访我的记者说:“我要安心在绿城踢上几年,好赚钱给家人买个房!”

如果让我形容自己的性格,我觉得就是一个字,稳。直到离开杭州绿城前,我的职业生涯也像我的性格一样稳,没有大起大落,虽然从没爆红过,但国少、国青、国奥一路都是稳稳当当的走下来。

不管在哪支球队效力,业余时间我基本都待在宿舍里。绿城的训练基地让我印象最深,远离喧嚣十分僻静。有时训练完,我会串去梯队训练场,坐在场边晒晒太阳看他们踢球。春天的时候,我还和老大哥们一起去西湖轧过马路,买根哈根达斯,一路吃一路看抽芽的柳枝。
我从来没奢望出多大的名,有多大的成就。我只想稳稳的踢自己喜欢的足球,稳稳的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,稳稳的赚钱养家。我要稳稳的幸福……
这种求稳的性格,让我看起来比较踏实和内向,但我并不是不爱说话的那种人,我的内心活动丰富得如同我儿子充沛的精力。
2008年奥运会,我曾在最后时刻落选18人大名单,不少媒体朋友来采访我,问:“沈龙元你难过不难过?”“那是肯定的,毕竟跟队训练了这么久,一直在跟大家一起备战。”表面上我回答得滴水不漏,内心OS却是:怎么能问这样的问题!换成是谁能不难过?再说,退一万步就算我真的一点也不难过,难道我接受采访时会说出来?“哈哈哈,我一点不难过,反正谁去也是难求一胜!”这么说的话,我脑子真的是瓦特啦。好在上天总还是比较照顾努(逗)力(逼)的人,后来我再次入围了18人大名单,参加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。

别人总问我,羡不羡慕如今中超的球员,动辄就赚几百万上千万。说一点不羡慕那是假的,但我更羡慕的不是他们赚了多少钱,而是他们有一个足够好的、稳定的大环境。有时候我在想,如果多一点我这样稳稳当当的球员,不知对中国足球能不能有帮助?
偶尔和朋友们一起看一场中超比赛,也会有人调侃说:“哇,这个传中还不如你,他这样都能赚上千万?”其实我现在看球很少看个人的东西,谁比谁能差多少呢?我主要看整体、看配合,去思考一些战术上的东西。
我踢球时传中比较好,速度比较快。传中好主要还是基本功打得好,这也得益于我稳稳当当的性格,教练让干嘛就干嘛,让我练传中就一直练。

传中好是我的优势,但太依靠下底传中能力,踢法缺少变化也让我受到了很大限制。我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几年,除了前文所述的众所周知的原因外,自己技术方面的单一性,多少也有影响吧。
我们这批人小时候踢球主观能动性都差,不愿意思考也不愿意自己加练。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球应该怎么踢,反正教练让我怎么踢我做到最好就是了嘛。“沈龙元你速度快,练传中吧。”好,我把传中练成了巡航导弹,可是我却没成为贝克汉姆,因为贝克汉姆除了脚法外还有很多其他技能,脚法只不过是他最突出的一点。


  版权作品,本文章来自【午夜赌场】原创!未经【午夜赌场】书面授权,请勿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全文完
本文标签:
本文标题: 午夜赌场;我们送他去学了围棋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queenlacie.com/m/?post=8

〓 随机文章推荐

共有122阅 / 0我要评论
  1. 还没有评论呢,快抢沙发~

发表你的评论吧返回顶部

!评论内容需包含中文

请勾选本项再提交评论